首页 >> 民生历史

逍遥拣宝第396章黎明之前兑现承诺

民生历史  2020-09-19 03:36 字号: 大 中 小

拣宝 第396章 黎明之前,兑现承诺

“套你,那是对你的重视,别人我才懒得理会呢。”常老理所当然道,在他的身上隐隐约约有一股不容反驳的傲气。

当然,这种傲气,不是傲慢或者狂傲,更加不是特意针对谁。应该是他经常受人尊重,事事顺着他的脾性来,这才养成的习惯。所谓移气养体,就是这个道理了。毕竟人的性格总是各有不同,总不能奢求每个人都像是钱老、周老这样脾气谦和吧。

对此,王观哂然一笑,自然不会介意。同时看见王观不接话茬,常老也觉得无趣,转头又对周老说道:“周兄,你呢,该不会也拒绝我吧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周老迟疑道:“让我考虑几天再说,反正也不急。”

“这事有什么好考虑的。”常老摇头道:“又不是让你去做什么坏事,无非是在拍卖会上亮个相,镇一镇场子而已。”

“别人又不认识我,我又不认识多少人,哪里能镇得住场子。”周老摇头道。

“怎么镇不住,就算没见过你本人,也应该听说过你的名声。再不济,你把头衔一亮,看谁还敢吱声。”常老皱眉道:“周兄,我可是打保票你肯定答应的,不要让我下不了台啊。”

“不是不能答应,不过,我也有一个条件。”周老迟疑道。

“什么条件?”常老急忙说道:“只要你点头,其他好商量。”

“其他我可以不管,但是书画类别的东西,没有通过我的认可,不能上拍。”周老轻微笑道:“常兄,我的条件不算苛刻吧。”

“不苛刻……”常老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你直接拒绝得了,还提什么条件。”

“不是要照顾你的面子吗。”周老爽朗一笑,拉着常老道:“走,喝茶。”

大家也看得出来,常老的表情有些怏怏不乐,只是识趣的没有点破而已。

随即,在周老的招呼下,大家重新坐了下来,继续喝茶闲聊。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之后,常老起身告辞,然后在周老的礼送下离开。

一会儿,周老返回厅中。

这个时候,俞飞白忍不住问道:“周老,我们自然知道一些拍卖会上的猫腻很多,但是荣宝怎么说也是大拍,信誉应该有保证吧。”

“我没说有问题呀。”周老笑道:“只是书画的鉴定非常的复杂,而且很容易出现争议。如果说荣宝的鉴赏专家认为是真的东西,而我却觉得有问题,需要研究清楚之后才能上拍。那么你们觉得荣宝方面,会选择相信谁?”

“我们肯定是相信周老。”俞飞白笑眯眯道。

“你呀,滑头。”周老一笑,继续说道:“荣宝方面,既然是做生意的,肯定是利益为先。只要不能证明书画是赝品,那被巡山官兵发现并制止。一些村民开始抱怨:“这些树本来就是我们的么有争议的地方,他们肯定会选择性无视。这也是行业中司空见惯的事情了,不可能因为我而更改。”

“这也就是拍卖行不保真的原因。”说到这时,周老微叹道:“所以说,书画的整体成交额比不上玉石、瓷器、佛像这些比较容易鉴赏的东西。当然,如果能够证实这是真迹,那么大家必然纷纷哄抢,把价格抬得很高。”

王观等人深以为然,这也是为什么传承有序的名家字画经常拍出天价的原因,不单纯是由于炒作,更主要是保真啊。

接下来,在周老的述说下,大家也了解不少圈中秘闻。有些是他们听说过后,更多是他们前所未闻的情况,可谓是收获良多。之后,到了中午,几个人在周老家里吃了午饭,知道他有午休的习惯,也不再多打扰,这才辞别而去。

不过,在临走之时,周老拿了一枚寿山田白石印章硬塞到王观口袋中,并且扬言他敢推托的话,以后不准再上门拜访。话到这份上,王观也认了,收下了印章,一番感谢之后,才坐上唐清华的车子,与周老挥别,慢慢的离开。

“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!”

车上,王观打量印章,白透的颜色之中略微泛着蛋青,大概有一寸余长,印面刻着生趣苍拙的八个篆字,十分自然生动。另外,在印章的边款上,还刻有制印的日期和名字。

制印人的名字,王观有些陌生,但是萧山却清楚,那是京城颇具盛名的冶印大家。

不管怎么说,温润如玉的材质,加上古拙苍劲的印文章法,可谓是方寸之间,气象万千,不仅充满了无穷的意味,更让人觉得赏心悦目之极。

“一个破罐子换一枚上好田白石,你赚了。”俞飞白打趣道。

王观收好了印章,不理俞飞白,而是拍了拍唐清华的肩膀,好奇问道:“清华,刚才你想和我说什么?”

“我想说,如果你要出手蔡京的书法字卷,也不必托付给荣宝斋,我们正雅轩也有举行春拍的计划。”唐清华笑着说道:“在蜀都的时候,你也应该知道正雅轩的实力也不差,不妨考虑一下再次合作。”

“呵呵,字帖没打算卖。”王观笑道:“什么时候改变主意,再联系你吧。”

“好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唐清华点了点头,专心开车,先把萧山送回家,再回到了潘家园附近的住处。

回到住所之后,三人展开字卷,又继续欣赏起来,就这样渡过了一天。

一夜无话,在第二天早上,作为地头蛇的唐清华,立即开车兜着王观和俞飞白两人,在京城各个景点游玩起来。故宫肯定要逛一圈的,还有什么燕京八景……

反正一天时间肯定不够,第二天又继续。

就是这样,吃吃喝喝玩玩乐乐,不经意的就过了三天。

“嘭嘭……起床了!”

这天,由于昨天玩得累了,王观正在房间呼呼大睡。忽然之间,听到门外传来阵阵急促的敲门声,让他迷迷糊糊的醒了。

王观揉了揉眼睛,习惯的看了眼窗外,发现外面一片昏暗,天还没有亮呢。然后他再摸出察看时间,发现才是凌晨五点多,属于黎明之前。

“这么早,瞎叫什么?”

王观眉头一皱,半眯着眼睛起床,走去把门打开,没好气道:“飞白,你又在发什么疯,难道不知道扰人清梦,那是罪大恶极的事情吗。”

“我没发疯,还记得我说过三天之后,就见分晓的话吗。”俞飞白笑眯眯道:“我现在来兑现承诺了,你快去洗脸刷牙,换好衣服,我们马上出发,不然时间就来不及了。”

“什么事情啊?”王观迷糊问道,感觉很疲乏,忍不住捂嘴打了个阿欠。

“上车再说,现在要快快快,速度啊……”

说话之间,俞飞白把王观推进了卫生间,又跑去旁边敲唐清华的房门。

十几分钟之后,等王观洗漱完毕,再换了衣服出来,就看见唐清华无精打采的软坐在沙发上,眼睛半睁半合的,昏昏欲睡。

“走了,出发。”

与此同时,俞飞白一脸兴奋的表情,把唐清华拖拉出了门,再回头招呼道:“王观,你也快点,别磨蹭了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王观有气无力的应声,这才穿好了鞋袜走了出来,顺手锁门。

一会儿,走到楼下,王观发现外面街道的路灯还亮着,四周静悄悄的,只听见一阵挲挲的声响,却是环卫工人在清理打扫路面。

“真辛苦呀,不过好几万人争一个环卫工作的岗位,貌似更难……”王观才感叹了下,俞飞白就开车出来了,然后招手道:“你们快上来。”

随即,王观和唐清华钻进了车座,然后身体自然一瘫,处于半睡的状态。

“呼……”

看见两人上车了,俞飞白立即一踩油门,车子如飞箭穿梭而去。

浑浑噩噩之中,王观睁开眼睛瞄了一眼,发现车子是向东方向驶去,然后就再也支撑不住睡意席卷,慢慢的半瞌睡起来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才被一阵阵喧嚣的车鸣声吵醒,而且睡意也散去了,整个人逐渐的清醒。

此时,天色大亮,公路上不时可见车辆穿行。通过后视镜,看见王观醒了,俞飞白回头看了眼,埋怨道:“你们还真能睡,差不多两个小时才醒。”

“-5122废话,睡得好好的被你吵醒,不把你当成沙包揍,已经非常的客气。更何况还不清不楚的跟着出来,绝对够仗义了。”副驾座上的唐清华含糊说道,又转身给王观递了个保温盒,里面似乎装了早餐。

“正宗津门狗不理包子,我特意绕道去买的。”俞飞白腆着脸,讨好道:“怎么样,我也很够意思吧。”

“我们到津门了?”王观有些惊奇,随手打开保温盒,闻到了一股鲜香的气息,顿时垂涎三尺狼吞虎咽起来。

“已经过了。”俞飞白随口道:“不去津门。”

“那去哪?”一口把一个包子吞掉,再啜了口温热豆浆之后,王观感觉浑身暖融融的,十分舒服惬意,然后好奇问道:“还有,出来的目的是什么?”

“嘿嘿,去到你们就清楚了。”俞飞白神秘说道:“肯定让你们大开眼界。”

“又在故弄玄虚。”

唐清华咬了口包子,鄙视道:“我倒要看看,你能玩出什么花样……”(未完待续)


空调维修售后服务电话
宝宝拉肚子可以吃橙子吗
复方鳖甲软肝片在天津能买到吗
推荐资讯